今晚,韓國同學上線跟我打招呼。
他說,前幾天去中國城,經過我們一起去過的城門,想起跟我在那裡拍的幾張照片,想問我是否能寄給他。
我懊惱萬分的跟他說,因為電腦送修,很多照片都遺失了。
他說,不要介意,我在乎的是跟你合照,不一定要是在倫敦。
"Promise me that you will take another one with me someday!!"
貼心的他安慰我,儘管這樣,我還是對自己的粗心耿耿於懷。

巨蟹座有個毛病,會把重要不重要的東西都收藏起來,所以東西永遠很多,永遠收拾不完。
我保留了從國小到現在,寫的日記本跟作文本、卡片及信件。
A同學出去買東西,央我幫他看管電腦的紙條;B同學吃到我愛心三明治,隨手寫的感謝小紙條。

照片是我回憶這些故事的重要線索,忽然恐慌沒有了這些照片,會不會我再也想不起那些感動?

我想起某次旅行回伯明罕後,拖著大行李箱回宿舍,看到櫻花燦爛,儘管疲憊仍忍不住拍了兩張照片的那個校園一角。
我想起到蘇格蘭認識的那個大男孩,一直鼓勵我要勇敢跨出去,陪我聊了五個小時,還教我“why not?“理論,讓我用相機拍下他的解釋的那趟火車之旅。
我想起到倫敦跨年、參加展覽、拜訪友人的每一次不同的回憶。
我想起剛到丹麥孤單的下雨過後,自己到學校的某棟樓,隨意找了一間會議室看書,靜靜看著窗外的那天下午。

雖然有些照片跟同學要就可以拿回來,但有些自己拍的照片,不得不承認已經永遠找不回來了。
一股惆悵的感覺油然而生。
雖然自己畫面拍的不怎麼樣,但都是由我的眼睛看到的世界。
或許,得在現在這個畫面仍能在我眼前栩栩如生自然浮現的時刻,不斷的回想,不斷的回想,當它進入長期記憶區,畫面就會永遠鮮活的留在我的心中,越來越美麗。

也或許,該寫封信給MBA同學們,央大家將有我的照片傳給我,或許會有新的驚喜,我也不會每每想到就心傷一次了。

其實,事實是這些故事早已深深刻在我的心中,它們不是失去,只是變換形體到我的腦海裡去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smine 的頭像
Jasmine

Essential Happiness

Jas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婉君
  • 失去物品的痛感在記憶中鏤下更深的刻痕,別擔心。一切都放在心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