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彬,某大學醫學系教授,在台北、台中都兼課,生活忙的團團轉,卻仍維持著數十年如一日的習慣,到學校看團練。我們一行人,隨著他走進那個有點熟悉又不太熟悉的地下室。因為學校拆除了兩大棟建築,社辦又改了位置,很多地方已經不屬於我們回憶的一部份了。

跟你們打賭,她們可以叫出你們的名字,阿彬有自信的說著。
“她們是第八屆的學姐,一個人猜一個名字,猜不出來的等一下阿魯巴。“ 阿彬恐嚇著二十屆的學妹。
這是我們社團的習俗,每屆的幹部都要記得學姊的名字,每年的社慶也要寄信跟打電話邀請學姊們回校聚聚。說實在的,不記得也很難,迎新、發表會、幹訓營、社慶、送舊都要把照片跟幻燈片看上一回,加上阿彬平日的笑話也都會提到某某屆的某某學姊,這個社團,經由阿彬這樣的傳奇人物串了起來。
但是,第八屆的我們,只要記得前七屆約莫40個學姐,二十屆要記得的人名我就不敢想像了。

可憐的小學妹們,因為一群意外訪客的到來,不但中斷了練習,還要接受記憶力大考驗,就在她們竊竊私語,認真觀察這群“幻燈片中走出的學姐“時,我也發現,阿彬跟十年前沒什麼兩樣,一樣的襯衫及冷笑話,除了肚子大一點,熱力活力依然沒變。當時的我們還有髮禁,頭髮不能太長也不能染燙,所以整個社團風格很一致,不過學妹最多只是留了長一點的頭髮、剪個羽毛剪,在我看來,這群小學妹還是和我們當初一樣。

阿彬並不同意我覺得學妹乖巧的看法,在他眼裡,她們比當時的我們活潑多了。“現在的學生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,應變能力很快,創意多,但要她們反覆去練習同樣的事物就不願意了。而且學校竟然還允許另一個流行音樂社的成立。“ 阿彬補充說明現在的狀況,“所以我們現在招生都說進來就可以學鼓,這些小朋友都覺得打鼓很酷。“
是呀!這個年代,古典吉他哪能吸引少女的目光,大家要的是推甄時能寫上去的好聽社團 : 儀隊、科學研究、日文...等,要是當年我老早懂得現實殘酷的話,也不會進入這個要當苦力搬一大堆東西,還要花很多時間練習的地方。一直以為自己很健忘,很多東西都想不起來,但記憶卻在腦中一片片慢慢串了起來,青春的甜美及苦澀,青春的印記,青春的時光呀!

在我們當家的時候,我也曾經幻想以後要開家店,讓社團能夠到店裡來表演或練習。但我的夢想不久就在一個接一個的新夢想中淡忘,阿彬卻早就在台中的家裡開了個專業團練室,提供學妹們另一個棲身之處。

二十年,可以改變很多事,阿彬卻像侏羅紀的恐龍一樣繼續支持著這個社團。究竟是什麼樣的執著,可以讓人無條件的付出,守著這個地方,看著一群群的少女進來、離開,迎向她們美好的人生?無論是什麼樣的力量在支撐著,我想,每位曾在這個社團待過的人都會想說: 阿彬,謝謝你!

因為你,連結了這個社團,延續了我們的美好回憶。


朋友轉給我這首Mr Children的日文歌,第一次聽就觸動了心底某些深藏已久的情緒。
獻給各位跟我一樣,對人生、未來及夢想仍有一些疑惑的朋友。
“有多少的希望就會增加多少的失望,儘管如此,內心仍有著對未來的悸動。“
“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? 試著去想像看看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smine 的頭像
Jasmine

Essential Happiness

Jas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